工信部出手整治 互联网平台围墙的“立”与“破”

佚名
2021-09-14
来源:北京商报
在电商平台分享链接,到社交平台上就成了“火星文乱码”,得复制一遍才能再打开。诸如此类,穿梭在各个App之间才能打开一个链接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。9月13日,工信部新闻发言人、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今年7月,工信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的专项整治行动,屏蔽网址链接是这次重点整治的问题之一。

  夺取用户和数据的战争下,原本被视作最开放的互联网生态已经逐渐走向封闭。解除屏蔽链接能否成为打破平台围墙的关键一步?

  分步骤、分阶段解决

  “能够保证合法的网址连接正常访问,这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。”赵志国说,工信部将务实推动即时通信屏蔽网址链接等不同类型的问题,能够分步骤、分阶段得到解决。督促企业抓好整改落实,并加强监督检查,对于整改不彻底的企业也将依法依规采取处置措施,推动形成互通开放、规范有序、保障安全的互联网发展良好环境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早在两天前就从某互联网平台企业处了解到,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于近日召开了“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”。会上,工信部要求9月17日前,各平台必须按合规标准解除屏蔽,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。据了解,阿里巴巴、腾讯、字节跳动、百度、华为、小米、陌陌、360、网易等企业参会。

  当时,会议上提出了三点“合规标准”,包括即时通讯软件对于外部网址链接,展示和访问形式应保持一致;用户可以在应用内以页面的形式直接打开;不能要求用户手动复制链接后转至系统浏览器打开。

  13日,腾讯、阿里巴巴、今日头条先后对此发表回应。腾讯称,坚决拥护工信部的决策,在以安全为底线的前提下,分阶段分步骤地实施。阿里巴巴表示,互联是互联网的初心,开放是数字生态的基础。阿里巴巴将按照工信部相关要求与其他平台一起面向未来,相向而行;今日头条呼吁,所有平台行动起来,不找借口,明确时间表。

  在前期App专项整治的基础上,工信部于7月26日宣布启动为期半年的“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”。其中明确提出,重点整治恶意屏蔽网址链接和干扰其他企业产品或服务运行等问题,包括无正当理由限制其他网址链接的正常访问、实施歧视性屏蔽措施等场景。

  实际上,这与去年以来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的监管思路一脉相承。“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是2021年八项重点任务之一。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于2月发布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》明确“二选一”等行为可能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。市场监管总局日前发布的《中国反垄断执法年度报告(2020)》显示,2020年垄断案件结案109件,罚没金额4.5亿元;收到经营者集中申报520件,立案485件,审结473件。

  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于9月9日召开了“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”。会上,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,要求9月17日前,各平台必须按合规标准解除屏蔽,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。阿里巴巴、腾讯、字节跳动、百度、华为、小米、陌陌、360、网易等企业参会。

  打破互联网“生态封闭”

  从搜索引擎强化推荐自家产品和内容,到社交网站屏蔽站外链接。近年来,在流量和用户的竞争下,互联网巨头逐渐竖起围墙。看似巩固了城池,实际上,用户逐渐产生信息茧房,平台也远离了互联的本心和开拓的动力。

  “互联网平台屏蔽链接,主要是想将流量私有化的同时保持独立性。巨头既不希望给对手引流,也不希望过度依赖对手流量,因此相互屏蔽。”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北京商报记者。

  但在生态封闭下,互联网各方参与者都会受到影响。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,从电商角度举例来说,第一次PC时代的屏蔽链接主要出现在阿里和百度之间。“这样品牌商只能在阿里站内投广告,而不是投百度的广告。这让百度本身的电商业务没有数据参考,也导致商家本身获取流量的费用提高,只能在阿里自己的生态内获取。”

  第二次的屏蔽链接则主要是在微信和淘宝之间。“但这次腾讯推出了小程序模式,让更多的商家如美团、饿了么都能入驻经营,微信获得相应的费率。那这种屏蔽链接对商家的影响是很小的,商家并没有增加新的获客成本,相当于微信给了商家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。但问题在于消费者的选择成本提高了。”庄帅谈道。

 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、教授盘和林看来,工信部门此举将力促互联网平台开放。“这类平台有别于单家企业之间的互联互通,避免生态封闭,而是力促在所有互联网平台之中推进开放,一方面,是为了打破各互联网平台闭环生态,向开放生态转变。另一方面,是为了给用户提供便利化。平台之间分享链接更加方便,很多平台可以借大型互联网平台的流量借机实现流量入口搭建。”盘和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。

  数据安全仍是关键

  解除链接屏蔽或将是互联网平台再度走向开放的一个标志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不少链接的屏蔽也是出于数据安全的考虑。

  近年来,反垄断、“二选一”等话题备受关注,而数据安全、信息安全等方面同样受到广泛重视。《个人信息保护法》《数据安全法》等法律法规已开始全面推进。平台作为数据安全和信息审核的重要责任人,承担着越来越多的监管责任。

  “在这个过程中,封闭生态本身给用户提供了一定的安全性。诸如微信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平台,用户使用微信,是更加看重微信封闭的社会关系。也由于微信的封闭性,营销号、诈骗号才没有在微信大量出现。”盘和林认为,当放开链接,最让人担忧的还是链接的安全性。

  盘和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开放生态和封闭生态之间,存在一个天然的鸿沟,那就是开放生态存在外部输入风险,封闭生态内部相对单一,信息筛选和信息监管难度要小很多。“因此在我看来,生态开放不能一蹴而就,应该让平台分步实施,在平台和平台之间打通分享之前,建立必要的防火墙,或者至少应该在平台和平台之间建立更多沟通机制,去处理平台链接分享所带来的问题,尤其是安全问题。”

  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发布会上表示,总之,互联网安全是底线。互联网发展一定要能够使老百姓的生活更加方便,助力各方面发展,最终促进互联网行业、平台经济健康有序发展。

  (文章来源:北京商报)


阅读 2552
分享